偏执狂

  不怎么会写文,希望有同好可以看完,看完来跟我说说感受嘛OUO


  

   我的爱给你深渊,然后让你重生。


   张艺兴睁开眼睛,却只能看见深不见底的黑暗。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被反绑于椅背后,记忆也开始一点一点清晰起来。自己本来是想去附近超市买蛋糕来着,即使一个人住,但是还是想给自己过一个生日。结果突然被什么湿毛巾捂住了口鼻,之后大概就是不省人事了。

   我现在的生日愿望就是平安地回到家。张艺兴算是彻底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了,恐惧也一丝丝爬上心头。眼睛逐渐开始适应黑暗,发现自己只身于一间小房间中,屋内的摆设很简单,风格却似乎有点奢华。房间有一扇紧闭的门和一扇被窗帘罩住的窗户,门外不知道是什么情景,但是从外面的光照进窗帘上的剪影来看,窗户外应该是有栏杆禁锢住的,所以,想从窗户跑走肯定是不可能的。张艺兴一边观察着屋内的一切,一边磨蹭被反绑在椅背上的双手。

    可恶,这绳子真结实!就在张艺兴这么想着的时候,门突然被打开了,外面的光一下子泄了进来。

  “你醒啦。”张艺兴觉得这声音就像是一盆冰凉的水向他泼了过来,让自己从头冷到尾。头顶的灯毫无预兆地亮了起来,张艺兴这才看清自己眼前这个空间的全貌,以及,来者的样貌——是一个高挑的男人,五官精致又有种逼人的英气,白得透着光的皮肤。

 “你大概不认识我,其实把你这样突然绑来我也觉得有点失礼。”说着,男人向自己走了过来,本来是紧张地不断向后缩的自己却在听到了“失礼”两个字稍微平息了一点。

 “那……可以把我放了吗?”张艺兴小心翼翼地开了口,声音在房间里显得那么单薄且弱势,“我…我只会把这个当做一个玩笑的,绝不会跟任何人说的!也不会报警!!”

   相比自己一副任人鱼肉的模样,对方显得游刃有余得很。张艺兴见他只是微侧着头然后轻轻地挠了挠。接着用有点赤裸的眼神看着自己,淡淡地说了句“不放。”

   简单的两个字却以慑人的气势燃起张艺兴心底深深的恐惧。“我没有钱的,你是不是抓错人了我跟你应该也,没有仇吧??”

“我就是要,你,啊!”男人一脸诚恳的说感觉毫无罪恶可言,“张艺兴没错吧?对了,今天还是艺兴的生日吧?”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张艺兴煞白的脸又开了口,“我叫吴世勋,记得!”

“你认得我??”自己刚来这个城市不到一年,认识的人不多,对眼前这个叫吴世勋的男人更是没什么印象。

“说认得感觉有点像关系半生不熟的周围人?我觉得用了解这个词更好点。要来点什么喝的吗?”后半句话轻松的像是跟一位朋友的聊天,可是,吴世勋的手却缠上了张艺兴的脖子,“喂喂,不要害怕啊,我只是打算把你关着,可是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   接下来吴世勋的动作却让张艺兴大吃了一惊,张艺兴感觉到了男人的头靠向自己,之后有一种柔软又绵延的触感在脖子上攀升。“别!!!!!”吴世勋才不管那虚弱的抵抗,又轻轻拉下张艺兴的衣领,雪白的肌肤,凸显着的好看的锁骨,总之,自己开心了再说,便开始用咬噬攻城略地。

“喂喂!!喂!请别这样!!为什么要这样做?!!”张艺兴慌乱地拒绝,却躲闪不了一点这样暧昧的攻击。

 

“因为,这是我喜欢你的方式啊。”张艺兴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耳边爆炸。

 

“为什么喜欢我要做这样的事?!”这样那样,还有把我绑过来,把我关起来。

“我不喜欢看着你在超市的时候对着收银员笑,不喜欢你和你的同事说话,不喜欢你对与我无关的事再扯上任何关系!”张艺兴吃惊地接收着吴世勋一句比一句惊爆的话,不知道是什么心情,但是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揉在手里。“你只要看着我,对我笑,为我担心就好,多余的事做了我会很不舒服!”吴世勋不轻不重地抓住张艺兴的头发让他看着自己,“如果,你能感觉不到除我以外的人就太好了!“

 

“因为,我对你的爱就够你活一辈子了,张艺兴。”




  FIN

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8 )

© 大芝士滚出个太阳 | Powered by LOFTER